建设路是a市的第二大步行街,和市中心的步行街所不同的是,建设路的商业味没有那么浓,遍布的咖啡馆和各种小店为这条街添了浓浓的休闲风情,商厦只有寥寥几幢,主营钟表服装和奢侈品,反倒是各国各地的餐厅比较多,有一句话是:来了建设路,就等于吃遍了半个地球。

苏简安比较喜欢这里,以前没事的时候和洛小夕就跑来这儿来,不知不觉就打发了一天的时间。

“我们去万宏大厦。”她对“司机”说。

万宏是建设路最高的一幢商厦,4楼有一家进口超市,苏简安一般的日用基本上都在这里解决。

陆薄言对这里并不陌生,将车子停进了商厦的地下停车场,然后和苏简安进了电梯。

商厦的观光电梯宽敞明亮,门一开就是超市的前台,苏简安熟练的取了一辆购物车,把随身的黑色双肩皮包搁上去,问陆薄言:“你要不要买什么?”

“我的剃须水快用完了。”陆薄言说,“你帮我挑一瓶?”

“好啊。”苏简安毫无压力,“我帮我哥买了四五年剃须水,你相信我!”

她对超市很熟悉,直接带着陆薄言往角落的日用品区走去,在男士剃须水的架子前停了下来。

超市又进了新货,她拿过几款比对了一下,说:“换掉你以前用的那种吧,我觉得这个更适合你。”

陆薄言以前一直用一款法国产的,其实早就用习惯了,就像衣服一样,这么多年他只穿那几个裁缝的。他一贯是选定了就不会再改的,所以没想过要换。

不过既然苏简安替他挑了……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好。”他接过剃须水放进购物车,“我相信你。”

苏简安多少有些意外,她对陆薄言的了解虽然不彻底,但有些习惯,陆薄言和苏亦承如出一辙——他们对穿和用的要求高得堪比珠穆朗玛峰,用惯了的东西轻易不换。

之前为了给苏亦承挑到最合适最好用的东西,她下了很大功夫研究男性的日用品和服装,现在看来……还要再深入了解啊,否则她不一定应付得了陆薄言——他比她哥哥挑剔多了。

买齐了苏亦承和陆薄言需要的东西后,苏简安和陆薄言推着购物车绕去了女士用品区。

商场的购物车并不大,无意识的两个人一起推,势必要贴得很近,苏简安时不时偏过头和陆薄言说两句什么,笑容在她的唇角绽开,两人看起来就像再普通不过的小夫妻。

陆薄言也不动声色的享受着她难得的亲密。

女士用品区比男士用品区要大得多,各种商品琳琅满目,色彩丰富华丽,苏简安仔细的挑选比对,微微侧低着头,有点茫然又很认真的样子看起来迷人极了。

她看着手上的商品,而陆薄言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很快地,购物车里多了好几样东西,都是苏简安的,女生用的糖果色系的小玩意,以前陆薄言看着觉得繁琐矫揉,此刻看在眼里却变成了可爱,尤其是这些小东西和他的剃须水之类的放在一起。

连整个超市的陈列,都变得顺眼起来。

买完了日用品,苏简安想不出还有什么要买了,但是转念一想,陆薄言这种千年不逛一次超市的人,不带着他转一转太可惜了。

她指了指侧对面的生鲜食品区,“我们去那里看看?”

陆薄言推着购物车和她一起过去,正好碰上了空运过来刚到的小龙虾。

野生的无公害小龙虾,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尚还活蹦乱跳,苏简安简直两眼放光,陆薄言不用看都知道她肯定在想这些龙虾变成熟后躺在碟子上任她鱼肉的样子,问她:“让人送去家里?”

苏简安已经看懵了:“我们为什么不买啊?”

陆薄言被她蠢得差点无话可说:“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让人送到家里能保证龙虾在下锅之前都是活的。还有,让人送去家里就是买的意思。”

苏简安如梦初醒,惊喜的看着陆薄言猛点头,看架势就差冲上去亲陆薄言一口了。

超市的经理走走过来,仿佛已经听见陆薄言和苏简安的对话一样:“陆先生,您需要几个人的量?”

“两个人。”陆薄言说。

“好的。”经理点点头,“稍后就给您送到家里去。”

“谢谢你。”苏简安高高兴兴的道了谢,拉着陆薄言推着购物车往前走,“今天我们来对了,以前我和小夕来了好几次,要不就是没有,要不就是卖光了。我们在这里买菜吧,晚上回去给你做大餐!”

陆薄言扬了扬唇角,脚步却倏然一顿,苏简安注意到他脸色异常,也跟着紧张起来:“怎么了?”

“有记者。”陆薄言说,“11点钟方向。”

苏简安却没有看过去:“他们来拍我们的?拍吧,让我过一把当明星的瘾。”

陆薄言怎么没料到苏简安会是这个反应:“真的不介意?”

“有什么好介意的?昨天被拍习惯了。”

苏简安还没说完,陆薄言突然空出一只手来揽住了她的腰,她“唔”了声,突然明白过来陆薄言的意图,于是又给自己强调了一遍:“我不介意!”

陆薄言唇角的笑意更深,正好路过鲜肉柜,看见腌制好的新鲜的牛排,问苏简安:“会做西餐吗?”

“唔,告诉你一个秘密:留学的时候我跟一个大厨学过,会好多西餐秘诀。”苏简安的唇角挂着骄傲的笑意。

“那晚上吃牛排。”陆薄言叫人把牛排和小龙虾一起送去家里。

苏简安拉着陆薄言去蔬果区选配菜,芦笋香菇之类的买了一大堆,又挑了几样她爱吃的水果,很快地就在购物车上堆起了一座小山。

“还要买什么?”陆薄言问。

“当然有。”

休闲食品区,苏简安逛超市的时候要么不来,要么耗时最多的地方,陆薄言看她一样一样的往购物车里放各式各样的小零食,模样比刚才见到龙虾的时候还要兴奋,也不拦她,只是问:“你吃得完?”

“我要带去办公室吃的。”苏简安说,“跟你结婚后我就有数不清的事情,好久没买了。”

陆薄言说:“下次可以叫人给你送到家里。”

“不要。”苏简安果断拒绝,“我喜欢逛超市和菜市场!”

通常别人在菜市场看到的是脏乱差,但她看到的是美味,都是美味,是美味……

“哎,”她晃了晃陆薄言的手臂,指着货架的最顶层,“你帮我拿一下那个黄色包装的蔬果干好不好?多拿两包,我们好多同事喜欢吃这个。”

陆薄言蹙了蹙眉:“有人喜欢吃这种东西?”

“怎么没有?”苏简安脱口而出,“江少恺就很喜欢吃啊!”

陆薄言淡淡看了一眼写着泰文的小袋子,一手推着车子一手搂住苏简安走了:“买别的。”

苏简安云里雾里:“可是我喜欢那个。”

“你也可以喜欢别的。”

陆薄言意外的坚持,连回头的机会都不给苏简安,苏简安腹诽他一句“霸道”,让他帮忙拿一种坚果。

陆薄言伸手去够了一下坚果瓶,又收回手:“你亲我一下,求我。”

苏简安满脸黑线:“找你帮忙好麻烦。”

“这就嫌麻烦?”陆薄言哂笑了一声,“别人找我帮忙要付出的代价比这个大多了,最后还不一定见得到我。”

苏简安:“……”

她才不是那么没骨气的人呢,试着蹦了一下,还是够不着,幽幽怨怨的看着陆薄言:“老公,求你了……”

陆薄言扬了扬唇角:“还差亲我一下。”

苏简安很干脆的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趁火打劫的流氓!快点帮我拿下来,下次不找你了,我带小夕来!”

陆薄言施施然拿下坚果放进购物车里:“她快要出道了,不一定有时间陪你。”

苏简安“哼”了声:“那我穿高跟鞋来!”这时她才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记者……走了吗?”

“没呢。”陆薄言说,“一直在后面跟着。”

苏简安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陆薄言,你刚才是故意的吧!”

陆薄言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还要不要买什么?不买我们去结账了。”

“刷你的卡!”

苏简安怒往购物车里放各种零食,陆薄言还帮她拿了几样,完对这点小钱不上心的样子,苏简安肝儿发颤,气呼呼的推着购物车去收银台。

周末,超市里人比平时多,收银处排起了小长队,经理来问陆薄言赶不赶时间,陆薄言说了声没事,经理就识趣的离开了。

其实他最厌烦等待,也很多年没有排过队了,但是和苏简安这样淹没在人群里,他却无端有一种享受的感觉。

如果不是苏简安,这辈子很多被平常人习以为常的事情,他根本无法体验。

“好帅啊。”

突然,毫不掩饰的花痴声响起来:“太帅了,可以去要电话号码吗……”

苏简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循声望过去,果然几个小女生在朝着陆薄言指画,双眼里几乎可以冒出粉色的红心。

她果断挽住陆薄言的手:“好慢,你刚才干嘛不让经理帮我们结账?”

这时候陆薄言却空前的有耐心:“再等等,还有一个人就到我们了。”

苏简安撇了撇唇角,从购物车里把东西搬上传送带,两分钟后终于轮到了他们,她要了三个购物袋,一个装零食,一个装蔬菜水果,另一个小的装他们的日用品。

收银线上的打包员将所有东西分类打包好,苏简安刚要去拎,陆薄言已经把两袋重的提了起来,只留了日用品给苏简安。

苏简安笑了笑,轻轻松松的提起小袋子:“下次还是带你来好了,有卡刷力气大,简直找不到第二个了。”

死丫头,陆薄言咬了咬牙:“回去收拾你。”

苏简安朝着他做了个鬼脸,拎着袋子跑去按电梯。#;#;#;#;#;总裁的暖床宝贝#;#;#;#;#;#;#;#;#;#;#;#;#;#;#;#;#;#;

Ps:书友们,我是唐玉,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