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真是哪家人工智能,趁着这机会,跑来占他们的便宜,一分钱不花,就想借他们的东风,搞个大新闻,扩大他们公司人工智能的名气,那可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虽然他们不相信还有公司,会比财大气粗的他们更有钱,研究得出来这东西,但万一呢,科技方面的事,那是说不一定的,财大气粗固然有利于研究,但万一对方拥有厉害的人才呢,发明了什么厉害的人工智能,也是有可能的。

当安然第三局再一次凭着跟黑白差不多的白烂风格,与黑白打成平手后,无论是网上,还是黑白官方,都越来越怀疑,跟黑白对战的,不是人类,而是另一个人工智能。

网上的怀疑也就罢了,反正网友也没办法顺着网线,看看安然无恙是真人还是人工智能,但黑白官方一旦怀疑,他们可是有能力查到安然无恙是真人还是人工智能的。

为防黑白真的在跟个人工智能战斗,到时等胜利之后,对方跳出来说自己是人工智能,搞的自己弄出来的话题,最后被其他家公司黄雀在后了,所以黑白官方在越来越怀疑后,就开始调查安然无恙的身份。

这不难,因为一开始大家在网上升级时,可以不留真实信息,但等申请跟黑白对战,就需要确切的真实信息了,这不但是官方为了确认选手,也是为了将来万一对方胜利了,需要通过这些真实信息,给对方打钱。

通过真实信息,黑白官方很快就找到了跟黑白对战的人,只是……这个在网上一搜,就能搜出来的前三流明星,后救人英雄,真的会是跟自家人工智能战斗的那个人么?毕竟万一是挂着肖安然的名字,但其实跟黑白下的另有其人呢?毕竟早在网络刚出现时,就有这样一句名言:你不知道坐在网络另一端的,是人还是狗。

黑白官方不放心,还是按照安然留的联络方式,给安然打了电话。

“你好,请问,您就是安然无恙吗?”

“是的。”

听对方一下子道出了自己的网名,安然对对方的身份已有了初步猜测,毕竟除了黑白官方,还没谁知道自己的联系方式呢。

因为猜出了对方是谁,所以安然并未询问对方的身份。

清纯白洁白雪姬

只是黑白官方联系她干什么?她只是平了三局,又不是胜了三局,要想达成平局的成就,就得五局下完才能看的出来结果,既然还不到发奖金的时候,官方为什么会联系她?

——虽然安然也不是完不看网络上的议论,毕竟她还要帮原身恢复名声呢,不看网络议论不可能,但是安然还没想过,黑白官方就因为网上有些人以为她是人工智能,就打电话给她。

当下就听对方接着道:“那请问,网上的棋,是您自己下的吗?”

“当然,我填真实的联系方式,难道还让别人下不成?万一下的不好,我岂不是要掉面子了?”

黑白官方看安然承认了,网上是她在下棋,不由惊讶,要知道别说女棋手了,便是男棋手也没哪一个能跟黑白平局这么多局——不是歧视女棋手,而是现实中,顶尖高手里,男棋手更多更厉害一些。

既然安然坚持网上下棋的人就是她自己,当下黑白官方便道:“如果真是您,那接下来的两局,您能在线下,在媒体前公开露面,跟黑白下么,主要是您跟黑白下了三局,三局都平了,一些网友不了解情况,非要说您是人工智能,所以我们想让您跟黑白公开下,也好平息这些怀疑。”

黑白官方还是有些不相信,再加上本来也是这个目的——如果打探到对方是人工智能,他们就要想办法将对方消灭在恶行未露之前;要不是人工智能,真是肖安然,前明星,救人英雄,竟然还是围棋高手,这太有话题度了,他们一方面为了继续操热度,另一方面也为了给网友释疑,就打算让安然跟黑白公开下,所以这会儿便这样问了。

还不及安然拒绝,那人便接着道:“当然,这个要求有些超出我们之前规定的范围了,所以我们愿意支付出场费,您看,要是您愿意当众跟黑白下,我们付五百万出场费行不行?”

黑白官方早就就这事讨论过,怕邀请人公开下,人不愿意,毕竟公开下有心理压力,万一对方怕影响下的效果,不愿意呢,毕竟肖安然以前是公众人物,也许会在意名声,怕本来一直都是平局,结果一公开就输了,掉面子,于是就开出了这个价,想着有这个价做底,就算到时下输了,也能赚个五百万,这样一来,对方应该会愿意。

这个价看似高,但其实并不高,一些大明星,随便出个场都是几百上千万的报价,更甭提安然要连下两局,要花很长时间,总共才给五百万,显然不算多。

果然本来安然是不打算公开的,就像黑白官方想的那样,她怕公开下,会影响自己的发挥,那样一来,搞不到五百万了可怎么办?那她不是要吃亏了吗?要知道她当时搞这个事,就是为了赚这五百万才搞的,要不然也不会浪费那个脑细胞,前后辛苦折腾一个月,要知道下围棋是很辛苦的。

但这时听对方说愿意花五百万请自己,这样就算下输了,顶多名声受点影响,但好歹得了五百万,也不算吃亏很大,还是利大于弊的,毕竟原身的名声本来就差,虱子多了不愁;相反,要是达到自己目标了的话,估计自己又会再一次名声大噪,对恢复原身本来的良好名声有好处,于是便同意了。

黑白官方一看安然同意了,不由大喜,同时也越发确定,这个平局,应该真是肖安然自己下的了,要不然也不敢应下来,毕竟万众瞩目之下,要是不会下,下的错的太离谱,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她下的,到时肖安然才好一点的名声,可要彻底臭了,这显然不是肖安然愿意看到的,也不会做这种蠢事,所以这会儿既然敢答应,应该就是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