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溪流道:“宁谷晨的记忆我一点没有,说到底,我其实已经是转过一世的人了,所以还是百里溪流吧。”

王欢点点头:“端木仙子呢?她真舍得离开你身边?千年前的爱人,经历无数千辛万苦后终于再次团聚,她难道不该死死的粘住你?”

百里溪流无奈道:“我们大婚在即,按照传统,这段时间我和她是不能见面的……”

说到这里,这小子居然面上也有些没落神情。

王欢笑道:“还说你对人家没感觉呢,看,你也想她了吧?”

百里溪流苦笑,确实想,怎么能不想呢?

他百里溪流又不是一块木头疙瘩,谁对他什么心思,什么感情,他能感受不到么?

端木凝心平时可是对他心意,几乎是不知道该怎么疼爱才好,这样的温柔滋味,或许身处其中还不觉得什么。

可一旦离开了,嘿,立刻就能感觉到少了不少东西吧。

王欢搂住百里溪流脖颈:“走,今天你是地主,我们是客人,带我们转一转,吃喝一番那才是正经呢。”

百里溪流自然不反对,当即就带着王欢等人在百馨苑内转了起来。

要说这仙灵天尊,如果拿地球上的一句话形容一下的话,那就是个十分标准的文艺青年,恩,文艺老年。

清纯美女异装生活照

喜欢美好的事物,尤其是对于艺术有着近乎偏执般的追求,他的七名弟子,包括齐麓在内,无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甚至说是精通都太客气了,可以称为艺术大师的水准。

百馨苑内的布置也是如此,处处透着精巧匠心,来来回回的门内门徒也个个都充满了文艺范儿。

搞得归海灵心很是拘谨。

倒是王欢没什么感觉,王欢按道理来说算是个粗人,但毕竟也是修炼了灵魂功法的人。

所以对于触动灵魂的艺术品,他的评价往往是最接近本质的,所以说,王欢这个人是粗而不俗。

七月作为天地眷族的凤族,更加是天生就对美好事务十分敏锐,在这样的环境下也如鱼得水。

就是归海灵心,他从小就跟着母亲徐氏夫人成长,从来没离开过永安镇,可以说见识短浅,算是个乡村少年。

淳朴是淳朴,但有时候也上不得台面,尤其是在百馨苑内,连续出过数次丑后,连话都不敢随便说了。

百里溪流看着好奇:“王兄,你这弟子……什么路数?天赋如此惊人,但见识却……”

王欢低声道:“万圣天尊之子,当今天帝亲儿。”

“啊!?”百里溪流大惊:“他是万圣天尊之子?”

王欢点点头:“不这样的话,我何必收他做弟子?话说,仙灵天尊和天帝那边谈判的如何了?”

百里溪流皱眉:“天帝贪心不足,虽然我师尊反复和他讲了当前的情况,但他还是固执的要将天庭水火雷瘟四部的势力彻底收拢到手中才肯与我们合作。”

“哼!无非就是想多弄到手一些筹码罢了。”

王欢冷哼:“还真是目光短浅的家伙。”

百里溪流叹息:“可不是么,如今雷部,瘟部都已经落入天帝之手,就剩下了火部和水部还没有被他控制。”

天庭雷部,就是华晶荔的光海宗,瘟部就是端木凝心出身的潇湘门。

水部就是在混元卫见过一次的阴傀宗。

最后的火部则是王欢不大熟悉的赤炎宗。

这四大部其实就是仙域除了十天尊外,最为强大的四个大宗门了。

实力强悍,宗主都是大尊级修士,甚至是巅峰大尊级。

若是万圣天尊真的能将四部整合控制,那么他的势力,将一举超越其他的八大天尊。

成为手下实力仅次于控制了边城启灵关驻军的灵山天尊的强悍势力。

王欢皱眉:“那么天帝计划进行的如何了?”

百里溪流道:“你还好意思说,本来挺顺利的,结果就是被你给破坏了不是么?”

王欢挠挠头:“事已至此,再埋怨我也是无用啊。”

百里溪流点头道:“正是因为你在混元卫的提醒,所以阴傀宗回去后就和赤炎宗联手,联合抗衡天帝的打压,天帝又不好亲自出面击杀两宗宗主,只能利用潇湘门和光海宗的力量不断攻击水火二部。”

王欢道:“其他的都还好说,关键是光海宗,光海宗的宗主华谊徐已死,如今宗门应该被控制在光海宗大师兄卢兴波手中吧?那个卢兴波已经被红尘天尊的蛊虫所寄生,难道天帝就听之任之了?”

百里溪流道:“这正是最为麻烦的一点,如今天帝立场摇摆,就在我们和青龙红尘二天尊之间摇摆不定,也不拿个主意出来,统合仙域对抗劫窟。”

王欢皱眉:“这混账真是最坏事的!我们这边如今已经有了灵山、仙灵、南、大罗、悬丝五大天尊的支持,他还在犹豫什么?”

百里溪流叹息道:“稍冷灶呗,锦上添花有什么意思了,是人都喜欢雪中送炭。”

确实,王欢他们这边的主战派已经有五大天尊,实力明显是要压过投降派一筹。

投降派那边其实就只有青龙天尊、红尘天尊和兽天尊三人。

天帝摇摆,府君行踪不明,这就是仙域的现状。

若是天帝在这时候加入边城一方,那么也不过就是让边城一方由五大天尊变为六大。

不算什么太大的人情。

但他要是加入了青龙天尊他们那边,可就是质的飞跃了,会得到青龙三天尊的无比重视。

王欢烦躁道:“那么仙灵天尊有什么看法和主张没?”

百里溪流皱眉道:“实在是不成,也只有采取雷霆手段了!”

王欢惊讶道:“你是说……政变?”

百里溪流点头:“不错,实在没有办法的话,也只能如此了,罢黜万圣天尊的天帝尊号,重新选拔出一名天帝率领仙域对抗劫窟。”

“不成!”王欢连忙摆手:“不成不成,这个万万不成!一旦你们真的这么做了,那会让刚刚勉强团结起来的仙域瞬间崩溃,四分五裂那都是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