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他的。”南宫宗哲淡淡道,“小粟啊,他是的养父。他把从小抚养长大,给吃给穿,还供上学,忍心让他在牢里承受苦难?只要说一句话,我就可以把他救出来。”

小粟知道,南宫宗哲有这个能力。

林萧认真看着小粟,针锋相对地说道,“那是南宫瑙灿咎由自取。他做恶多端,迟早都会有这样的一天。其实早就应该想到这种事。”

“小粟,好好问问的内心,救这样一个人出来,的小伙伴会瞑目吗?”

林萧的连续追问,让小粟的心情变的更惆怅。

小粟紧紧握着拳,小脸由于紧张而变的青紫又涨红,身体一个劲儿地哆嗦。

他被两人说懵了。

“小粟,想上学,我就送去最好的学校,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南宫宗哲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假如是不了解他的人,必会被他那发自肺腑的诚意所打动。

林萧忍不住笑了,“小粟啊,他的话能信吗?他只是想把控制在手里,是为了收买。然而,等到一切事情尘埃落定后,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杀掉。他是什么人,他让爸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两人都在拉拢着小粟,这让小粟一时间难以抉择。

说是难以抉择,其实只是内心的不甘罢了,他在亲情与善恶之间难以选择。

林萧将手轻轻放在小粟肩膀上,淡淡道,“想当人上人,并非踩着尸骸和鲜血爬上去,而是一步一个脚印坚定不移地坚持自己的信仰,最终成为所有人眼中最耀眼的那一个,那才是真正的人上人!”

甜美迷人小清新美女床上玩气球

小粟曾经说过林萧眼中有光。

这一刻,他又看到了林萧眼中的光,那是绝不同于凡夫俗子的亮光。

就在这一瞬间,小粟再次被林萧感动了,他内心深处的火焰,不受控制地升腾起来,让他的眼里也有了光。

过往的一幕幕显现眼前,养父做的那些卑劣而让人不齿的事情就像一根根尖刺,疯狂刺入心里。

小伙伴临死前那无助的眼神和发自灵魂的恐惧,更是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小粟终究是善良的,他终于想通了一件事。

只有正义才能站在阳光之下。

小粟想成为阳光下的人上人,或者说从这一刻起,他想成为林萧这样的人。

“师父!我知道了。”小粟慢慢站到了林萧身后,眼神变的前所未有地坚定。

许多年后,当小粟站到人类权势巅峰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今天师父跟他说过的话。

一步一个脚印坚定不移地坚持自己的信仰,最终成为所有人眼中最耀眼的那一个,那才是真正的人上人

甚至小粟把这句话当成了自己一生的座右铭。

就连南宫宗哲和万中闲都被小粟突然转变的态度震撼到了。

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有主见和灵性的孩子。

“此子必成大器!”万中闲瞳孔轻轻一缩,心想这个林萧就连眼光都是如此好呢,收了这么一个徒弟。

南宫宗哲知道自己的离间计失败了。

“南宫宗哲,还在想什么呢?”林萧笑道,“同不同意给个话,知道我说到做到。”

假如小粟把那些事捅出去,绝对会引起巨大的波澜。

正常情况下,就算所有人知晓南宫家做的那些龌蹉事,但人们同时也明白,在庞大的势力中,那些事在所难免,没人会当一回事。

但是,当这些事真正摆到明面上,让那些公众知晓,就会成为一股洪流,将南宫宗哲瞬间冲到风口浪尖。

最好的结果,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南宫宗哲将这些事一力承担,并且引咎辞职,成为南宫家的替罪羊。

而最坏的结果,就是被南宫家的敌对势力群起而攻之,煽风点火,痛打落水狗。

到时南宫家分崩离析有点夸张,手忙脚乱损失大增是真的。

南宫宗哲不敢冒这个险。

“林萧!就算我同意让南宫锦进入十三人议事会中,其它人也未必同意。”南宫宗哲以退为进。

“呵呵,只要提起议题,我让祖奶奶和祖爷爷说句话,相信其它人不会有意见的。”

祖奶奶和祖爷爷虽是家中最老的资历,但他们身无权力,假如南宫宗哲带头一力反对他们的提议,他们也没太多的办法。

如今得到了南宫宗哲的首肯,那么一切就不会成为问题。

“原来早就打好了主意。”南宫宗哲只觉得肚子里憋了一股气,这么多年来从来未有过这样的委屈。

“所以呢?”林萧略有些得意地问道。

“好

!我答应了,明天就提起议会。”南宫宗哲也没必要拖泥带水,他必须要先把小粟和林萧稳住,不能让那些事真的浮出水面,“但要明白,小粟的存在……”

“嘿!不用拿小粟威胁我。我保证他不会说出一个字。但是呢,如果他真出了什么事,我保证会倒霉。”林萧拍拍小粟肩膀,“他现在是我徒弟,以后就在南宫家生活,我看谁敢碰他,谁碰谁倒霉!”

林萧的话就像一记重锤,狠狠打在南宫宗哲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

将一个定时炸弹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自己还不能有所行动,那种感觉真是太憋屈了。

这一刻,南宫宗哲眼中闪过一道隐晦的杀意。

并非针对小粟,而是为了林萧。

如果有可能,他真的想把林萧干掉。

可是林萧太难对付了,连刘铁以及风神背后那位大人物都没把他怎么样,想动他需要付出极大代价。

南宫宗哲暂时还不想鱼死网破。

“就依!”南宫宗哲罕见地生气了,不耐烦地挥挥手,“现在们可以离开了。”

“嘿!小粟,快谢过爷爷。”林萧打趣地说道。

小粟刚开始还有些扭捏,可在林萧不断跟他眨眼后,终是松懈下来,对着南宫宗哲深深鞠一躬,“多谢爷爷!”

南宫宗哲的眼皮剧烈地抖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