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从工商行信贷部出来,吕冬心情大好,吕春和吕建国提前准备好各种证明,银行这边手续办的很顺利,只等通过审核下贷款。

吕冬神清气爽,吕春却愁眉苦脸。

“咋了?”吕冬问道。

吕春长长叹口气:“背上一身债,愁。”

吕冬宽慰道:“大哥,首付五成,才贷款3万,还是分二十年还清,一个月才还多少?我这一个月要还800多的都不愁。”

他瞎出主意:“以后住在派出所,吃在派出所,也花不着几个钱。”

“我也是这样想的。”吕春摇摇头:“但我这正花钱多的时候。”

吕冬点点头:“我明白,谈爱,男人花钱都多。”

这一点,想必杜小兵可以证明,老杜为了追求真爱,花钱如流水。

各种手续办完,就等银行下贷款,店铺基本到手,开店的计划完成关键一步。

至于分店之类的,属于长远目标。

大美女萌萌唯美清纯可爱

同时,吕冬的存款降低到了五千元。

店铺明年开春才能交付,跟住宅楼一样,交付的是纯粹的毛坯房。

想要开店,还要装修,要设备桌椅,要流动资金,长远考虑,最好连空调都装上。

这些都需要钱。

这次出售的店铺是一期,后面还有二期。

社会在变化,大多数时候,计划和理想往往离不开金钱的支持。

如今,卤肉烧饼在大学城已然打响名号,每天进账非常稳定,早中晚加在一起,单日销量稳定在480到500个,销售额基本在800左右。

但日用品销量在下滑,利润也在不断降低。

西市场就在那里,只要有心有资金,总能找到进货门路。

下一步,吕冬准备上麻辣烫,目前大学城没有任何一家在做。

而且能打下一定基础的话,未来开店也能朝麻辣烫的进阶版发展。

大中华美食,万物皆可烤,万物皆可烫,万物皆可涮。

至于山寨炸鸡店,也没有排除,这是他熟悉的,而且万物皆可炸。

办理完银行手续的第二天,早晨忙完之后,又听到东边敲鼓声,吕冬过去趁休息跟七叔聊了会,主要是说了下再帮忙改装个新车斗的事。

只要有材料,对七叔来说没难度。

半上午,吕冬搭乘中巴去泉南,先乘坐公交去有名的师大东街。

这条不宽的道路,位于师大老校东侧,在整个泉南也是鼎鼎大名的小吃和杂货一条街。

炸鸡、包子、烤串、烧饼、关东煮、麻辣烫和煎饼果子等等,这里应有尽有。

连目前泉南不多见的土豆粉都有卖的。

卖麻辣烫的,街上有五六家。

快到中午饭点的时候,吕冬找了个地方仔细看,附近两家麻辣烫摊子前,很快围满了学生,有一家算是开放式的店铺,十多平方的小门帘里,摆了三张桌子,桌子换人很快。

没有地方的学生,就端个套着塑料袋的长方形铁盘子站着吃。

用过的铁盘,就跟赵娟娟盛豆腐脑的瓷碗一样,扔掉旧塑料袋,套上一个新塑料袋继续。

能吃这些路边小吃的人,也不会太讲究。

吕冬仔细观察,大体上估算,从11点半到1点半的俩小时里,三家就没断过人,最少的时候也有四五个,以学生和年轻人为主。

另外,还有些人带走。

串撸下来,装在袋子中,可能是带回去当菜吃。

五六家卖的,生意都很好,甚至很好都不足以形容,称得上火爆。

不止是麻辣烫,这条街上卖小吃的大部分生意都不错。

这条街,人流量很大,可以说是个成熟的商圈,大学城的小市场比不了。

但有一点,大学城竞争小,哪像这里,任何小吃就没有独门独户的。

过了一点半,人流越发稀少,吕冬看到一个麻辣烫摊位前空闲下来,走了过去。

“吃么?”老板一口泉南话,递过来个套塑料袋的托盘:“随便选。”

吕冬接过来,以泉普问道:“老板,怎么卖。”

老板笑着说道:“1块钱5串。”

吕冬从微辣的汤盘了里面选东西,随口说道:“我高中边上有家,都卖1块钱8串。”

“大一的?”老板不忙,也乐意跟人聊几句:“小地方出来的吧?不说两地的消费,光这摊位费差别就大了。”

吕冬选了几串甜不辣、鱼豆腐、肉丸子等典型的合成品,点头附和:“也是。”

“酱料自个刷。”老板指了下两个不锈钢缸子。

一个是加水和开的麻酱,另一个是辣椒油。

吕冬曾经吃过不少麻辣烫,不过他注意到的时候,这东西已经五毛一串了,有南方来的伙计说过,他们那边从来不用麻酱。

貌似南北两边火锅蘸料差别也挺大。

作为北方人,就像吃火锅不用麻酱蘸料很别扭一样,吕冬同样习惯刷麻酱。

吃一串甜不辣,虽然知道是垃圾食品,但油汤煮入味之后,吃起来特别香。

吕冬故意跟老板套近乎:“老板,家味道正宗,好吃!再来两串菜,木耳,大头菜,金针菇都煮点。”

老板自然喜欢听好话,自卖自夸,其实也等于变相宣传:“我在这干了三年,吃过的人没有说孬的。”

吕冬边吃边点头:“回头带宿舍人一起来吃。”他接着老板的话问:“干了三年,肯定没少挣。”

“小本生意。”老板摆手。

吕冬像是个好奇的大一新生:“这一串能挣多少?”

老板看他一眼,没有回答。

“我就好奇问问。”吕冬很随意的说道:“我一个学生,能跟抢生意?”

这年头大学生很吃香,老板当然不会认为吕冬抢生意,但还是有所保留:“一半一半,其实就个辛苦钱。”

吕冬拿起煮好的菜刷酱料:“人都说研究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老板太谦虚了,一天咋也得挣个五六十块?”

老板笑了,心说这大学生没见识,忍不住含蓄的小小炫耀:“我就做中午和晚上,一天流水多了不敢说,四五百有的。”

他忍不住摇头:“这里费用也高,摊位费,管理费,卫生费,乱七八糟加起来,成本不低。”

吕冬默默记在心里,貌似这条街上,后来走出过不少有一定资产的人。

不说大富大贵,在泉南也生活富足。

吃完东西付过钱,吕冬又去远处一个麻辣烫摊子买东西聊了会,探听到不少一手消息。

这边的价格,基本都一元五串,不过一串上的东西,比曾经大不少。

比如肉丸子和甜不辣,个头明显比六七年后大一号。

这些东西批量生产成本极低。

吕冬随后去十里堡市场,找到之前来过的批发商铺,就跟唐维那里的饰品论包批一样,这里做麻辣烫的成品,同样是按包往外批发。

小袋2元,中袋5元,还有10元一大包的。

真正算下来,每一串的成本只有五六分钱。

这还是比较靠谱的货。

那些最便宜的,吕冬专门问了下,按照批发老板的说法,一元钱的丸子,在作坊里批量生产,最差的那种成本也就一毛多钱。

程立峰的教训就在眼前,吕冬做人也有底线,便宜的差货不会用,也不敢用。

当然,指望这些路边小吃有多讲究也不可能。

吕冬能保证,如果做的话,他会严把进货关,汤料更不会乱用。

麻辣烫好不好吃,汤头很重要。

吕冬买了些原材料,当天晚上回去的稍微早点,跟胡春兰在老屋里结合些自制的卤料制作汤头,又把街上钉子、吕坤和吕兰兰等大一不下的孩子找来,每种做一些试吃,以找到最适合的口味。

大学城的学生,以太东和周边省份为主,与这边的口味差别不是很大。

这几天还热,成品麻辣烫不容易保存,吕冬也不着急,白天除了继续做买卖外,抽时间雇红星去泉南进货进料,跟定好的拖斗车一起送到工地上,让七叔师徒帮着改装。

胡春兰也没闲着,除了继续实验汤头,还跑到宋家村定好辆二手嘉陵车,车子改装了拖斗挂口,原本是用来拉废铁的,大概7年车龄。

这种老式摩托车相当格造,花200块钱买回来,再跑上两年没问题。

后来很多老嘉陵不是骑坏的,而是放坏的。

就像卖鱼的刁娟,大部分下地的农村妇女,骑拖斗摩托跟玩一样。

期间,吕冬又去了趟西市场,除去少进日用品,还专门买了些折叠桌、铁托盘和小马扎等麻辣烫配套品回来,为这项买卖做最后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