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整个大厅中原本弥漫的冰寒之力,瞬间消散无踪,但另外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恐怖感觉,却瞬间将他们再次笼罩。

咻咻咻!

清脆的爆音不断发出,一丝丝耀目的光线,在空气中不断凝聚而出,如同是万千丝线浮现。

这些丝线锋利无比,所过之处,无论是瓷砖还是混凝土或者是不锈钢,都被轻而易举的切开一道道裂缝。

而这些丝线的另外一端,则是部被张天逸握在手中。

但诡异万分的是,这些锋利到了无法形容的丝线,却无法对张天逸的血肉手掌,造成任何一丝伤害。

这些丝线如同一道道电芒,不断汇聚而来,眨眼间,就在张天逸手中,成为了一柄水晶长剑!

剑光闪现,整个空间都不断发出霹雳啪啦的爆音,如同空气都被直接撕碎。

这是张天逸进阶筑基之后,修炼的几种强悍术法之一。

御灵剑诀!

他此刻手中的宝剑,并非是实体,而是由精纯的天地能量凝聚而成。

单手握剑,张天逸冷哼一声,顿时杀机如同雷声,滚滚而来。

元气少女俏皮哪咤头发型露齿微笑皮肤白皙写真图片

咔咔!

剑光未落,酒店大厅的地面,就已经轰鸣回荡之中,直接裂开。

整栋大厦的玻璃,也在剑音共振之下,同时碎裂,酒店内外,顿时如同下了一场玻璃的暴风雨!

于英年脸色顿时大变,劈向张天逸的双掌同时一收,眉心鼓起,体内的修为再度狂暴喷发,攻势直接提升一般,向着张天逸的一剑,劈过去。

“破!”

张天逸冷冷一笑,眼中充满着蔑视,仿佛天地一切,都可以直接被他一剑斩杀。

剑光如雪,寒意如龙,瞬间与双掌交接在了一起。

但让人震撼的是,那双掌的恐怖威力,却在这一剑之下,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瞬间就完碎灭,但剑光之力,却依旧凛冽如潮,一剑斩落在了于英年的双臂上。

“啊!”

于英年口中发出惨叫,随着爆发的血光,整个人直接倒飞。

落地之时,众人赫然发现,他的一双手掌,此刻已经完被轰碎不见,只剩下了两个光秃秃的手腕,凄惨无比!

剑音未绝,张天逸淡淡一笑,手中的长剑在虚空轻轻一点,立刻大厦内外,所有碎裂的玻璃都在空中齐齐一顿,速度化作了缓慢,徐徐落下,没有对任何人造成损伤。

大厦内外虽然一片狼藉,但无论是围观的吃瓜群众,还是四江的普通人以及欧阳家长天集团的人,都没有任何人被玻璃或者其他碎片砸到。

唯有于英年吐血倒飞,形状凄惨到了极点。

“御剑术……御物术,这是峨嵋剑法!”

于英年跪在地上,眼中露出无法形容的骇然以及惊恐,仿佛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双手的伤势,神情呆滞,声音颤抖的惊呼道。

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傲然,而是不由自主的恍惚。

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仿佛他已经死亡!

他毫不怀疑,刚才那一剑,张天逸若真是愿意,杀死自己,不过是将剑锋稍稍往前伸出一丝一毫而已。

对于张天逸来说,杀死自己,跟吐一口口水,没有任何区别!

“来啊,看看要如何让我,为他陪葬?”

张天逸手持长剑,如峰而立,剑尖在地面轻轻一点,立刻一道裂缝,随着剑尖蔓延而出,正在这一条裂缝上的欧阳蓝,瞬间就被撕开成为了两半,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来啊,我给这个机会!”

剑音切切,直指于英年,张天逸的声音,如同死神的审判。

于英年瞳孔一缩,之前的宗师风范,艺术家的气度,再也消失不见,更不敢说出丝毫的反抗之言,也顾不上双手的剧痛,光秃秃的双手撑在地上,不住的磕头。

“仙师饶命,在有眼不识泰山,再也不敢了!”

“若是早知仙师乃是峨嵋仙人,就是给我十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冒犯!”

于英年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身颤抖,如同一只见到了老鹰的鹌鹑。

他甚至连看都不敢看张天逸一眼,只有不断的磕头求饶!

见到这一幕,之前本身就已经快要绝望的欧阳流,此刻终于陷入了完的绝望!

“于宗师,来啊,与我不死不休!”

张天逸淡淡开口道。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

于英年仿佛是见到了魔鬼一般的不断后退,就仿佛被张天逸靠近,都会让他恐惧。

“我还是不是找死?”

张天逸继续冷哼道。

“我说错了,是我找死,是我于英年找死!”

于英年满头大汗,脸色苍白,整个人几乎就要崩溃了。

“有面子吗?需要给我面子吗?”

“有这个资格,让我给面子吗?”

于英年被张天逸的气势压迫,再也承受不住,噗的喷出大口的鲜血。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只求仙师饶命!”

“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他跪在地上,如同捣蒜一般的不断磕头说道。

张天逸这才满意的点头,脸上一片傲然的环视四周,尤其是欧阳家的人,还有酒店四周的一种保镖。

“滚!以后若是再让我在四江看到任何一个欧阳家的人,我必定一人一剑,杀入南湖!”

他冷冷一笑,手中长剑散去,看向于英年的目光之中,带着无尽的轻蔑。

但于英年此刻哪里敢有半分不满。

连欧阳家的人都顾不上,连滚带爬逃出了大厅。

而这个时候,张天逸才一脸淡然的看向了欧阳流等人。

欧阳流瞬间身都再次被冷汗浸透,身不断的打颤。

欧阳家在南湖虽然说一不二,但一来是依靠欧阳家的背景身份,而来就是因为有于英年坐镇。

但现在,面对一招就将于英年吓的屁滚尿流的四江第一大佬,他哪里还敢再有丝毫嚣张不敬。

“张……张宗师,我欧阳家……也服了!”

欧阳流此刻连站立的勇气几乎都要没有了。

“哼,们欧阳家不是想进入四江么?”

“现在……还想么?”

张天逸饶有兴致的看着欧阳流说道。

欧阳流都快要哭了,心中已经将欧阳蓝两个小子骂了无数遍。

麻痹的们两个臭小子在别人的地盘也敢这么嚣张。

好吧就算欧阳家很牛逼,们有牛逼的本钱,而且平时我还比们更加装逼。

但装逼之前,好歹打听清楚对方究竟是什么人啊!

随随便便就招惹了这么一尊大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得!

尤其是欧阳蓝,简直就是不把自己弄死不死心啊!

现在呢,自己把自己弄死了不说,还把欧阳家都拉进了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