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缺少一柄霸王锤的劣势下,雷啸炎与姚万钦鏖战了许久,感觉有些力怯,以锤法硬拼很难有胜算。于是他施展了绝招——猛虎破。猛虎破的强大威力虽然击退了姚万钦几步,却没有达到雷啸炎预期的效果。显然,姚万钦的防御力也很强,不愧是一直追求武艺巅峰的狂人,简直就是一堵难以逾越的高墙。

雷啸炎是个不肯轻易言败的倔骨头,在猛虎破效果不佳的情况下,再继续施展等于浪费妖力。他终于决定拿出压箱底的绝技。

“自我修习此功法以来,还是头一回用于实战……成败在此一举!”雷啸炎抱紧双臂,颔首、弓背、曲膝,整个人缩成一团,浑身直冒红光。

姚万钦见状毫不客气地一锤抡了过去,谁知巨锤撞在雷啸炎身上后竟被“咣”的一声弹开。姚万钦大惊,他那一锤的力气少说也有千八百斤,即便雷啸炎能靠妖力硬接,为何还能立稳身形纹丝不动?千钧之力是如何被卸掉的?

接下来的情况更令人瞠目结舌。雷啸炎的身躯忽然发生了变化,只见他的个头猛涨,原本他比姚万钦矮上一头,现在却要高出许多,坚实而粗壮的腿部将裤子都撑出道道裂纹。不仅如此,他的上身还变得格外强壮,筋肉鼓胀得如同一块块铁疙瘩,皮肤表面蹿出许多红棕色的长毛,但他的腰腹却没有多大的变化,整个人显得怪模怪样的。

雷啸炎伸展双臂,挺胸昂头,大喝一声。众人发现,他的手已经长到了原来的数倍,每根指头都有棍子粗细,手背上的毛与胳膊、前胸的毛连成了一片,指甲也变得又尖又长。与其说是手,不如说是“爪”更加恰当。

“他这是……现出本体了吗?”萧天河看得目瞪口呆,“不对啊,他的本体不是老虎么?”

就连见多识广的楚芳华也没见过妖族现出这种半人半兽的形态:“他好像只有四肢变回了本体……也不对,他的手脚虽然像爪,但依然还是五根手指,虎爪并不是那样的……”

变形完毕的雷啸炎咧嘴笑着,捡起了脚旁的霸王锤。“你可是见过本大爷这个绝招的第一个对手!”雷啸炎竖起了一根食指冲天,“大家看着吧,一炷香之内解决战斗!”

姚万钦淡淡一笑:“你大话说得太早了吧?”

“小子,一炷香之内打不赢你,老子跟你姓!”雷啸炎对自己的绝技可谓信心十足。

拥有丈二身长、魁梧奇伟的姚万钦几时曾被人如此鄙视过?顿时一股气涌上来,怒道:“你竟敢叫我‘小子’?好大的胆子!来吧,让我领教领教你最强的实力!”

苏梓玲田园风写真

雷啸炎举起霸王锤抛砸过去,把众人吓了一跳,把本命武器当石头使?他猫腰蹲地,双腿肌肉鼓胀到极限,用力一蹬,人就像一道闪电,以雷霆万钧之势飞跃至姚万钦身前,扬起左手朝敌人狠狠抓了一把。

姚万钦则举起巨锤以锤柄架住了那一抓,他双臂曲缩至与额齐平,弓步开立,咬紧牙关,显得十分勉强。即便用这种姿势,他还是硬生生被击退了好几尺,双脚在地面犁出两道深沟。

“嗷——”雷啸炎口中发着含糊不清、如同野兽一般的吼叫,向一侧翻了个跟头,顺势抄起了霸王锤,再次蹬地发力。这一回他跳到了半空,双手举锤冲着姚万钦的天灵盖砸了下去。

尽管已经领教过雷啸炎的狂暴力量,此次姚万钦还是不躲不避,竖起巨锤迎向了霸王锤。“咚”,一大一小两把锤猛烈撞击在一起,迸发出一声令人惊心动魄的巨响,姚万钦承受不住恐怖的力量,两手户口破裂,双膝跪地,巨锤也落在一边。

雷啸炎身体虽然没什么事,可霸王锤却崩飞了,他借着碰撞之力再次跃起,在空中摆好架势抡腿横扫,踢向姚万钦的太阳穴,同时得意地大吼:“你输了!”

当雷啸炎自信满满地以为姚万钦接不下他这一招时,战局却突然出现了转折。姚万钦抬起左手,竟用小臂将雷啸炎的摆腿给挡住了!

观战的几人齐齐一声惊呼,按照雷啸炎变身之后所展现出鬼神一般的力量,姚万钦此举无异于螳臂挡车,按理应该连手臂带脑袋的骨头一起碎裂才是,可姚万钦的脸上没有丝毫痛苦之状,而且他还趁机抓住了雷啸炎的脚踝,用力横扯一下又摔了出去。雷啸炎重重摔落在地,闷哼一声,在沙滩上滚了好几个跟头才止住了势头。

雷啸炎自己也懵了,翻身起来定睛一看,姚万钦的手居然也和之前不一样了!他的手同样变成了“爪”,除了手背上的毛是墨绿色以外,不论是手掌还是手指,甚至包括指甲,都和雷啸炎的“爪”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难怪他能攥得过来雷啸炎已经变粗的脚踝呢!

姚万钦的眼睛闪着绿光,仰天长啸一声,个头竟然也开始变高,腿脚变粗。总之,雷啸炎刚才是如何变化的,他就是如何变化的。

雷啸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么也会‘本相半化’?”

“就许你会,我就不能会了吗?”姚

万钦道。

“本相半化?楚姐,你听说过吗?”萧天河问道。

楚芳华轻轻摇头:“从未听说过。不过妖族的绝技五花八门,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足为奇。”

萧天河又问:“那程兄,你可会‘本相半化’?”

程羽飞近乎看呆了:“不会。不过看两人的情形就能明白,所谓‘本相半化’,其实是一种特殊的变形,将身体的局部变回本体,哦,不对,是变得类似本体,这样既不用完全显露本体导致大耗妖力,又能获得比人形状态时更多的力量和速度,妙哉,妙哉!”说着,他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场上的那两人已经打成一团,仿佛两头野兽一样在沙滩上跌爬滚打,就连武器似乎都变成了辅助工具,真正的伤敌利器反而就是自己的“爪”和“腿”。如此震撼的大战使得观战之人大饱眼福,两人的每一次挥“爪”,每一次摆腿,都震人心魄;每一次碰撞、每一次相搏,都惊天动地。这是一场充满了野性与力量之美的战斗,让人热血沸腾。

两人从沙滩上打入海中,从海面打到深海,绕了唤雷岛半圈之后又腾出水面,不分伯仲,难解难分。

“好家伙,雷兄弟真是太强悍了!”程羽飞的鼓掌就一直没停过,“以后我一定要拜托他把那‘本相半化’的绝技传授给我!”

“妖族显露本体相斗之时,虽气势磅礴,但因体形庞大之故,不够灵巧,又支持不了多少时间。而‘本相半化’却是力量与速度兼具,强壮与敏捷并存,如果没有什么太大的‘后遗症’,对妖族来说堪称一种完美的作战方式。”楚芳华也做出了极高的评价。

刘青莲却说:“有得必有失。‘后遗症’肯定是有的,只是暂时还没显露出来,等着瞧吧。”

观战之人议论纷纷,交战之人也开始了口舌之争。两人从海中重新打回了沙滩上,姚万钦挑衅道:“怎么样?一炷香时间早就过了,我说的没错吧?你大话说得太早了!”

“我呸!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雷啸炎破口大骂,“竟然偷学我的绝招,算什么本事?”

姚万钦哭笑不得:“如此强力的绝技怎么可能光凭眼睛看就偷学得会?动动你的脑子!”

“我动个屁动!”雷啸炎怒吼,“‘本相半化’是我家族先祖所创的独门绝技,绝不外传,你这厮即便不是刚才偷学的,也一定是以前偷学的!你这个小贼!卑鄙!下作!龌龊!不要脸!”他把能想到的词全都用上了。

“啊呀……可惜了,看来我和那绝技无缘了!”程羽飞听了雷啸炎所言后失望至极,终于停止了鼓掌。

姚万钦大怒:“臭小子,今日不让你尝尝苦头,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他突然用双臂交缠住了雷啸炎的双臂,雷啸炎用力一挣却无法挣脱。姚万钦怒吼一声,如同半天中响起个霹雳,震得雷啸炎头晕脑胀。在吼声之中,姚万钦的脑袋变大,耳朵变长,面凸嘴鼓,满脸青毛,獠牙外露,眼冒绿光,俨然化为一颗吊睛青额的老虎头。他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向雷啸炎的脖颈。

雷啸炎“哇呀”叫了一声,喉咙就再发不出声来了,姚万钦左右猛晃脑袋,昂头将雷啸炎甩至了空中,同时脚下已发力,冲天而起用虎头撞在雷啸炎的肋部。“咔嚓”一声,连观战的几人都能清楚地听见半空里传来的那声骨裂的脆响,接着姚万钦卷着雷啸炎翻了个跟头,抬肘击中鼻窝,鲜血迸射,又拽住他的胳膊,在肚子上瞬间连踹了十几脚,最后一脚时松开了手,将其猛蹬坠地,雷啸炎“轰”的一声重重地摔在沙滩上,砸出一个大坑。

姚万钦从容落地,立在坑边。可怜的雷啸炎在那一套连续攻击之后,再也无力爬出坑来了。

观战的几人暗道糟糕,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姚万钦还藏着一手,战局如此急转直下,他们甚至都来不及跑过去相救。

姚万钦攥住雷啸炎的脖子将他从坑中提溜起来,雷啸炎这时已经恢复了完整的人形,满脸是血,还沾了不少沙子。脖子上四个血洞咕嘟咕嘟往外淌血,即便被姚万钦的手挡住也不停地从指缝往外冒,衣服破裂,浑身瘫软无力,惨不忍睹。

“别慌,我不会杀他的!”姚万钦知道身后正有人冲过来,头也不回。

几人放慢了脚步,却依旧在向他靠近。

“你叫什么名字?”姚万钦将雷啸炎放下,问了他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萧天河他们面面相觑。

“本大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雷啸炎是也!”雷啸炎瞪着他,“哦,对了……我之前说过,输了……就……就跟你姓,大丈夫……说话……算话!从今……往后,我就叫……姚、姚啸炎!”

姚万钦哭笑不得,拿出一颗丹药塞入雷啸炎口中:“傻子!你以为我问你姓名就是为了让你改姓吗?”

萧天河喝问:“你给他吃的什么?”

“不用担心,是疗伤的丹药,药效不比你那九转归元丹差!你

的归元丹就留着后面用吧。”姚万钦道。

见他的确没有恶意,众人放下心来,围在两人身边。

“多谢。”雷啸炎感觉舒服了些,丹药的效果确实不错,“输了就是输了,我姚啸炎说到就一定做到。”

姚万钦摇头笑了笑:“其实‘姚万钦’并不是我的本名,而是我为了掩人耳目而起的化名。”

“哦?那你的本名叫什么?正好我也嫌‘姚啸炎’不好听。”

姚万钦道:“算你走运,我和你同姓,我也姓雷。不过以后你当吸取教训才是,那种纯粹为了赌气、完全没有意义的大话还是少说为好。不,是根本就不要说大话。”

“你也姓雷?”雷啸炎瞪大了眼睛,想了想却是不信,“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我雷啸炎第一次说输了跟别人姓,结果还真输了,然后此人又恰巧姓雷?你肯定是在骗我,故意这么说来可怜我,我告诉你,大丈夫能屈能伸,用不着你可怜!”

“听完我的话你就信了。”姚万钦道,“你不是生气我偷学了你祖传的绝技‘本相半化’吗?我现在就告诉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开始婉婉讲述:“‘本相半化’是烈炎虎一族的三位先祖——雷润平、雷润承、雷润扬共同研创的。提起这三位先祖,还有一个值得说一说的故事。

他们三人乃是亲兄弟,父母早逝。其中长兄雷润平与次兄雷润承天资卓越,但三弟雷润扬却天赋不佳,因此他从小就在颇为看中天赋的雷氏宗族内屡受排挤。雷润扬虽憋了一口气勤学苦练,期望某天能够扬眉吐气,可还是一无所成。就在雷润扬心灰意冷、自暴自弃,打算离开宗族一走了之的时候,他的两位兄长拦住了他,安慰他,鼓励他,把他留了下来。

从此三兄弟形影不离,两位兄长不仅尽心指点、传授武艺,还与宗族内看重天资的风气抗争,力保三弟不受他人欺辱。雷润扬感动之余,日以继夜地苦修,终于和两位兄长一样,成为了族内的顶尖高手。

可是,追求上进的三兄弟不满足于单单修习前人传下的功法,于是同心同德,分工协作,最终由雷润扬定下思路并开创,雷润平和雷润承两人来完善,三人共同创出了只适合于烈炎虎一族的神奇功法——本相半化。

本相半化可以在不完全变回本体的情况之下,赋予身体某些部位不亚于本体的能力,如此既可以大幅提高战斗力,也可保妖力不至于迅速耗空。从此,‘本相半化’成为了烈炎虎一族的镇族绝技,代代传承下来。”

雷啸炎从始至终都锁眉细听着,听完之后,他满腹狐疑地问:“你为何会知道‘本相半化’的创作历程?秘籍上虽有记载,但远不如你说的这般详细。”

姚万钦大笑:“我都说了我也姓雷,难道你还猜不出来吗?虽然烈炎虎一族内有‘本相半化之技不可外传’的说法,但这并不是祖上定下的规矩。其实即便外传了也没有关系,因为这套绝技是根据烈炎虎一族本体所创的,外族人根本就学不成。这点你不知道吧?”

“是,我之前也怀疑你可能是我的族人,可是……可是我们烈炎虎一族都是火属性功力,而你显露出来的功力属性根本不是火啊!”雷啸炎道,“哪有火冒绿光的?”

姚万钦一声长叹:“唉……烈炎虎一族也不绝对是火属性功力,我就是个例外嘛。就因为我是族内第一位属性变异的人,所以研习那些火属性功法根本就是事倍功半,不见成效。因此我也被当成是没有天资的异类,不受父亲待见,他甚至觉得我配不上‘烈炎’二字,找了个理由将我扫地出门。直到某一天我发现躯体更适合木属性功力,才明白自己并非是天资愚鲁。

幸运的是,我也和雷润扬先祖一样,有一个疼爱我的兄长始终对我不离不弃,在我被父亲赶出家门后甚至偷偷离家出走,陪着我一起浪迹天涯。当我修炼有成,在我的劝说下,兄长回到了父亲身边,后来听闻他成婚生子,我也就安心地云游天下、拜师学艺、寻求武力之巅峰。

一晃就是几百年过去了,我思念兄长,遂回家探望,却发现父亲和兄、嫂原来都已经去世了。我打听到兄长尚有一位遗孤在世,可却不知被谁带走了,也不知被带去了何处。”

“那家族里的其他人呢?为什么不肯收留那个孤儿?”雷啸炎的眼圈有点儿红了。

“唉,家道早在十几代之前就已中落,族人也分道扬镳,哪里还有什么家族?”姚万钦惆怅无比,“这些年以来,我一直在暗中探寻兄长遗孤的下落,始终未果的情况下,我也有些心懒了。不想时至今日老天方才眷顾,啸炎,你的父亲雷楚心就是我的兄长,我是你的叔父雷楚鸣!”

“叔、叔父……”雷啸炎激动得难以自抑,“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个孤儿,靠着身上所带的几册功法秘籍和两位结义兄弟一起生活、修炼,原来我还有亲人在世!叔父,请恕之前侄儿无礼,受侄儿一拜!”他翻身叩首,却因为伤痛直不起腰来了。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