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

等战士们继续训练时,陈鹰悄悄走到他旁边,一脸善意道“总教官,对于昨天的事情,真是抱歉啊,我也没想到老队长会这么做,您看这事…”

“行了,过去的就过去了!”

洪峰拍拍他肩膀“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他是他,你是你,虽然你们是老战友了,但这并不妨碍你我的关系!”

“那…仙武大会的事情…”

陈鹰本来是答应跟孙宋章的综合武道会馆去参加这个仙武大会的。

后来知道洪峰是绝世高手后,就想让他跟着一同前去,这样就算真遇到什么高手,也不至于太丢人了。

可没想到昨天事情变的一发不可收拾,双方别说能一起去了,现在都已经成死敌了!

洪峰自然知道他所想,他挑眉笑了笑“我看还是算了吧,咱们各有各走的,免得到时候尴尬。”

“这…哎!”

陈鹰叹口气,虽然他倍感头痛,但也无可奈何!

……

美女娇嫩美腿田园

一上午的枪械训练结束后,下午就是攀岩,这也特种部队成员必须要掌握的技能!

利刃尖刀是北东军区第一特种大队,所以他们的训练也格外严厉,根本没用模拟的攀岩场地,直接就上悬崖,还是那陡峭的千米高悬崖!

“我的亲娘啊,总教官,上来就爬这上千米的悬崖啊?我怕我还没等爬到一半呢,就得掉下来摔死了!”

土匪脸都绿了,他体格太大,别看格斗他是一把好手,但攀岩绝对不行!

“怕什么?有我在下面呢,再说了,还有安保护呢,准备开始吧!”

洪峰一声令下,在省最陡峭的山崖上,利刃成员是撸胳膊挽袖子打算拼命了,不成功便成仁啊。

不远处,利刃大队长沈占军和军区侦查大队副队长徐楠正看着这群战士发疯一般的往山顶爬去。

“都说人无完人,我看这位洪教官,就是个例外!”徐楠由衷道,现在她彻底被洪峰给折服了。

“是啊,洪教官是个绝顶的人才,几乎就没有他不精通的!”

沈占军苦笑摇头“在他面前啊,我这两下子连台面都上不去!”

“听说…昨天总教官跟老队长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情?”

徐楠下午来到基地后,就听到很多人在议论昨天那场生死决斗,真是太惨烈了啊。

“你也听说了?”

沈占军笑笑“说句难听一点的话,老队长这次有点狗眼看人低了,要不然…他综合武道会馆也不会这么丢人!”

“原来如此!”

徐楠眼睛放光道“云将军发来消息,两个月后,西部军区特种大队要跟我们打一场实战演练,到时候就能见分晓了!”

“是啊,我还真有些期待!”

沈占军的内心早就被点燃了,利刃尖刀创造奇迹的时刻即将来临!

……

另一边,就在利刃战队马不停蹄训练时,宁省赵家,赵晟然的死已经在奉阳传开了!

赵晟然死在了鹤城,当天消息就传到赵家人的耳朵里了,赵家上下是无不震惊啊,这是赵家成名以来,第一次发生如此严峻之事!

对于赵晟然的哥哥们来说,他的死其实无关紧要,甚至对于某些人来说还更有利,比如老二赵晟疆,他就暗地里挺兴奋!

赵晟然的死,直接就等于把赵家掌舵人的位置给让出来了,一但他接手了这个位置,那么他儿子赵少昆就是指定的第三代家族继承人了!

有人欢喜,自然也就有人忧,赵晟然的妻子和儿子就是最悲痛的,他这一死不要紧,连带着母子二人地位都跟着下降,这就是大家族豪门的是非争夺!

另外还有一人比较心痛,那就是赵家老爷子了,当得知老三赵晟然死后,老头子差点背过气去,但好在他经历的事情多,硬是给压下去了!

赵晟然的葬礼举办的很隆重,北东三省各路豪杰大佬都前来送行,车队足足有几百台,把整个奉阳主路都给霸占了!

前面有警车开道,灵车在后面撒着硬币,车队浩浩荡荡的有如长龙一般,奉阳市民几乎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宁省。

赵晟然的死,成为了奉阳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把赵家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不但是公然挑战赵家,更是把赵家的威严狠狠的踩了一脚!

赵晟然出殡后的第二天,赵老爷子就把高升叫到了自己别墅内的书房里!

“小升,老三他死在了鹤城,你可知是谁干的?”

赵老爷子脸色阴沉,这段时间他明显苍老了许多,儿子的死,对他来说打击不小!

“老爷子,三哥死的时候我并没有在现场,具体是谁,我也不敢妄下结论。”高升穿着黑色西装

,眉头紧锁道!

“小升啊,不管怎么说,老三是死在了鹤城,死在了你的别墅,于情于理,你是不是都得给我一个交代啊?”

赵老爷子说话不紧不慢,但越是这样,越让高升心里发怵。

因为他很清楚,这位表面慈眉善目的老者,年轻的时候可谓是心狠手辣。

如果赵家想对付自己,不敢说易如反掌,起码不会太困难,三大家族关系网错综复杂,根本不是他一个鹤城地下大佬可以相比的!

“老爷子您放心,我一定会查出真相,给您和赵家一个交代的!”

赵老爷子手握茶杯咬牙道“我赵家立足北东几十年,还没人敢招惹,我不管他是谁,我都要他死无尸!”

高升知道,这件事情必须得做个了解,要不然他这位鹤城大佬可就惨了,而他决定亲自去找洪峰谈谈这件事!

……

紧接着在赵晟然出殡的第三天,奉阳又发生一起大事,惊动了几乎半个宁省的上流社会!

木氏集团的大少爷木子聪,和北东三大家族之一,梁家掌舵人梁永新的女儿梁君,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这场婚礼堪称奉阳有史以来最奢侈最豪华的场面,婚车队上千台,一水是百万以上的豪车,不够百万的车,压根连车队都进不去。

婚宴就在奉阳韩东升的皇宫酒店内举行,当天到场的大人物数不胜数,光是省领导就有七八个之多,其中还包括两位省常委!

奉阳市领导更是来了不少,常委班子差不多来了一半,还有周边城市的常委领导也纷纷到场,可谓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奢华婚礼啊!

各路大佬和老总更是数不胜数,就连夏岚和她父母都代表海商集团来参加这场婚姻了。

……